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8年09月26日23:35 】 |
桔桔《俗辣日记》
挺简单的文,不算长,满满的笑料。没虐没波澜,很治愈很舒服^0^

  小攻很狡诈但是看起来很憨厚,小受看起来很聪明其实挺缺线的。
  两人是上学时的同学、朋友。小攻家世一般,小受是富家小开,好在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小受暗恋小攻很多年,一直不敢说;小攻其实也喜欢小受,但是觉得应该先铺好路,就一直没有说,不过偶尔小受以为他睡着了非礼他的时候也不反抗着装睡,让小受放不开他。
  小受家里很囧,他弟弟是花花公子,第一次动心就动到敌家的女儿身上,搞了场罗密欧与朱丽叶,还把朱丽叶的独自搞大了,两家无奈联姻。结果敌家的大哥看上了小受他大哥,他大哥就那他当幌子。(这里好萌,结果就不了了之了,泪……)
桔桔《俗辣日记》



「片断」


PART.1
  上有冷硬暴君管制,下有花痴老弟添乱,正妹虽好无心泡,我爱的人不爱我,人生至此,真是一片黑暗,生趣全无。
  把床铺收拾整齐,容少铭死气沉沉地坐在客厅看电视,头顶上低气压笼罩,连最喜欢的综艺节目也看得索然无味,百无聊赖之下,他顺手撕开一包字母饼干,摸了一个出来:字母O。
  吃掉,又摸了一个,还是O。
  再吃掉,眼皮跳了几下,继续。
  ……
  容少铭瞪着眼,对着第三个摸到手的字母O发怔,这时岳凌萧拿着打印好的检讨书来表功,在他旁边坐下,也顺手摸了块饼干出来:字母T。
  容少铭有点傻了,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一脸坏笑,把那个字母T插进他的字母O里。
  一秒、两秒、三秒……时间滴滴答答地过去。
  容二少爷终于再度化身为喷火暴龙。 

PART.2
  “反抗暴君专政同盟”的第一次军事行动,以惨败告终。
  早餐桌上,已经套了半宿词的兄弟二人互使了个眼色,容少铭清清嗓子,打响了起义的第一枪:“大哥,我新交了个女朋友。”
  容少宸放下报纸,挑眉静待下文,容二少爷像被塞了一颗鸽子蛋似地,支支吾吾地说不清字母,他等了几秒,问:“然后?”
  像盘问犯人一样的冷酷态度让容少铭很是不爽,不过小不忍则乱大谋,他吞了口口水,说:“我的秘书……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不过人很好,性情可爱又体贴。”
  容少宸眼神深不可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容少铭被看得心虚,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我又不是柳下惠。”老板爱上秘书应该是蛮有可信度的,除非是大哥这样的怪胎,身边有三个漂亮秘书,私生活还检点得快够格去追随释迦牟尼。
  容少宸啜了口咖啡,说:“这周五晚上跟我参加一个宴会。”
  “诶?”八竿子打不着的话题让容少铭瞪大了眼,不满地说:“大哥,我在跟你报备我交了女友的事,跟宴会有什么关系?”
  容少宸把报纸翻了个面,说:“我已经知道了,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他还真像在主持会议啊!容少铭有一屁股坐空摔在地上的感觉,原本以为大哥会多少有点正常人的反应,吃惊也好不悦也好,就是别绷着这么一张死人脸,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小弟眼珠子一转,接过革命的火把,说:“大哥,如果我说我要和一个秃头啤酒肚的大叔在一起,你会答应吗?”
  容少铭差点把牛奶呛到鼻孔里,咳了几声,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小弟——这小子还挺会审时度势的,分明是坐地起价,让大哥先经历一下男男恋+忘年恋+啤酒肚大叔的震憾,讨价还价到恒家小美人的时候,大概会比较容易过关?
  容少宸俊美优雅的面容依然纹丝不动,轻描淡写地反问:“你跟恒咏心分手了?”
  “噗——”容少屿喷出口中的茶,目光惊疑交加地扫过容少铭,“二哥你?”
  “原来少铭也知道。”容少宸把报纸翻到娱乐版,把上面偷拍到的八卦照片指给他,旁边的标题明晃晃地扎眼《容家少爷和恒氏千金陷入热恋!家庭阻力该如何克服?》
  “我刚才还在考虑怎么让你们分手。”容少宸看着小弟仿佛离岸的鱼一样张口结舌的神情,淡淡地说:“既然你已另结新欢,过去的事也就没必要再提了。”
  容少铭悄悄吐了吐舌头,大哥果然狠啊,对自己的弟弟都会玩这手釜底抽薪以断绝后路,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容家小弟哭丧着脸,问:“大哥我能不能抛弃新欢重拾旧爱啊?”
  容少宸眼神渐冷,说:“除非她和恒家断绝关系。”
  “啊?”容少屿惊叫起来,“那怎么可能啊?!太苛刻了!”
  “或者你跟容家断绝关系也行。”容少宸继续低头看报纸,表示本话题到此为止,容少屿苦着脸嘀咕了一声:“我哪有那个胆子啊……”
  容少铭同情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无限唏嘘用蛋卷塞住嘴巴,一个字也不敢说。
  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了,小弟呀,你自求多福吧! 

PART.3
  这种场合,就算是死敌相见,也得暂时握手言和、彼此呲呲牙,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容少宸与恒钧烨公事公办地寒暄了几句,虽然握手的时间稍嫌超长,确切地说,是那个姓恒的像螃蟹一样钳住就不放。
  席间推杯过盏,热闹非凡,新人敬过酒之后,容少宸就趁人不注意离开了宴会厅,留下容二少爷孤军奋战,正好这时岳凌萧打电话过来,让容少铭借接电话为由遁走。
  “少铭,晚上有空吗?”岳凌萧的声音不高,他听得有些不真切,于是加快了脚步朝酒店花园行去,问:“怎么了?我想早一点退席,下午睡一觉,晚上去闹他们的洞房。”
  “哦?要不要出来吃个饭?我订了位。”岳凌萧带了几分笑意,说:“正好有些事情想跟你说……”
  “哎?什么……呃,大哥你怎么在这里?”绕过喷水池,一不小心拐到一棵芭蕉树后,正撞到脸色不豫的大哥,容少铭好奇地看着他……和对面神情怪异的恒钧烨。
  “喂?少铭?”电话彼端传来岳凌萧疑惑的声音,容少铭朝他们笑了一下,继续听电话,没想到大哥突然伸手一捞,揽住他的腰,然后身体倾压过来,逼得容少铭做了一个下腰动作,嘴唇凑过他耳边时,低声说:“配合一下!”
  “啊?唔……”还没来得及问要配合什么,容少宸低下头,结结实实地吻上他。
  手机从指间滑落,“啪”地一声掉入水池中,容少铭如被五雷轰顶一般,神情呆滞,目光发直,一时被吓得脑中空白、魂飞天外、无语凝噎。
  他大哥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双眉紧蹙,眼角余光不耐烦地瞥向在一边旁观的那位,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散发出勉为其难的气息。
  容少铭短路的大脑再度运转,意识到大哥在做戏给那个姓恒的看,虽然对于原因他好奇得半死,不过关键时刻,他还是很能表现出兄弟齐心的精神,所以容少铭干脆闭上眼,伸手环住大哥的颈项,努力装出很享受的神情。
  虽然主角之间缺乏化学反应,现场气氛却香艳了不少,恒大少爷脸色果然变了,阴沉得仿佛山雨欲来,容少宸结束了这一吻,没理会对方的反应,直接拖着呆若木鸡的弟弟走人。
  一直被拖到宴会大厅门口,容少铭才从打击中振作起来,他看看四周无可疑人等,遂拽住容少宸的袖口,可怜兮兮地问:“大哥你和那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抓我来演戏?”
  “因为他想对你出手,我罩你而已。”容少宸面不改色地回答,惹得容少铭怪叫:“大哥你当我脑袋进水吗?拜托,那个人用充满兽欲的目光死盯着不放的一直是你你你啊!”
  容少宸敲了他脑袋一记,低声斥道:“不许乱说!你想被关禁闭吗?”
  当然不想!容少铭闭上嘴,揉揉额角,又忍不住支招:“大哥,你可以随便叫哪个秘书客串情人嘛!反正她们都是大美女。兄弟恋太惊悚了好不好!”被人看到了他容少铭的名声——如果还有的话——会毁于一旦啊!
  容少宸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像拍小狗似地拍拍他的头,说:“因为你比较耐揍。”
  低着头跟大哥回宴会厅,容少铭沮丧又惊愕地认知了一项事实:那个看起来不好惹实际上也确实不好惹的恒钧烨盯上了他家大哥,而大哥竟然被缠得无技可施到竟然想出用亲弟弟来当挡箭牌的馊主意,可见那家伙有多么难搞。
  他已经可以预想到将来会发生一场或几场翻天覆地的战役,所以趁着炮火还没燃想,还是先回去休养一下生息,攒点RP好应战吧!
PR
【2008年05月31日16:37 】 | [落花盈袖]現代文推薦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前ページ | ホーム | 次ページ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