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8年06月22日10:22 】 |
玫友人《花花整形医生》
现代文,小受是医生,小攻是……有钱人,小受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无限循环。
这篇,开头是暴笑文,看了一半多时我才忽然发现怎么开始语气平淡的虐了= =|||看来文风转折的蛮隐秘的。

  小受花长(zhang3)纶(guan1),高中时候曾经被大学生家教(男)引诱过,是双。小攻一号,皇夏树,男,小花6岁被WSNWX时救了小花一命,不过那时候他个ABC不会中文,还以为小花是女孩子,一见倾心鸟。小攻二号,夏太宇,男,小花五年前和他旅途(温泉囧)邂逅,把酒高谈阔论,他对小花一见倾心鸟。小……总之三号,朴雪飞,……伪娘,MB过,最后变性了。
  小花记性不太好,再见小皇和小夏的时候都没想起来那个六岁时和五年前。他想改邪归正走向结婚生子的正常道路,于是拒绝小皇的追求,假装不懂夏太宇的暗示,以为小朴是女人,于是答应和他交往。结果搞到床上去才知道小朴是男的,囧。于是小花又逃了。中间几度反复,他终于接受了小皇。
  小皇是外籍华人,家里大大的有钱,小花所在的医院是他买下的。医院里有人说起小花在大学总是被男生追求,大家联想起他现在和小皇挺要好的,把他传的很不堪。小皇一次回美国处理事情,那边发海啸,他伤了眼睛,感染很厉害,加上他觉得小花是双和他一直是虚与委蛇,要和小花分手。小花怒了,院里又给他下绊子,他去支边。(就是这时候我才忽然发现「怎么不搞笑了语气怎么这么平淡怎么开虐了口胡!」)小皇(失明)好不容易救回来了就回国找他,小花去给一个艾滋病人接生时,被艾滋病人咬伤,三个月后才能确认是否感染。(其实虽然是唾液,咬伤的话感染率也很高的)囧,于是小花又要退缩……俩人好不容易说通了,回小花家乡(青岛)去看海,结果被劫了暴打一顿,小皇重伤脑部,植物人了。囧,虽然最后狗血了点仓促了点,还是HE了。
  好文口胡!表被偶憋脚的形容迷惑了口牙T T
玫友人《花花整形医生》


「文案」
主角是个精力旺盛的脱线的整形科大夫。
“草!一个路障还要30块钱呢。”……
“一看就是风月老手,惯会逢场作戏。”……
“我还就看上你了,你乖乖从了我吧。”……
“真是个诱人的小东西,我果然没有看错。”……
开头NP,各方好汉登场,可是考虑到俺的精神洁癖,最终设定1 vs 1, 小医生究竟花落谁家?


「片断」

PART.1
  好歹送走了最后一个门诊病人,约好了手术时间,已经十二点近半。花长纶飞奔出门诊楼,虚弱的瘫倒在食堂打饭窗口:“小哥,还有什么菜?”
  “土豆炖肉!”说的中气十足。
  “土豆炖啥?”花长纶辨认半天,狐疑。
  “肉。”声音小了很多。
  “炖啥?”花长纶笑得人畜无害,眼睛却闪闪发光。
  “肉……。”几不可闻。
  “哦~~~~~~~~你确认这里面没有萝卜干子伪装成肉片,豆腐丝子假扮成鸡丝,花生豆子冒充成肉丁?”
  “这个……就这个了,你到底吃不吃。”
  “吃吃,就来这个土豆炖萝卜。”
  端着餐盘,花长纶四处寻么找位子。正看到死党付佳时跟一个女人做斜对桌,边吃边拿眼瞄人家。花长纶一屁股坐他旁边:“俺最亲爱滴副驾驶,最亲密的战斗伙伴,你这是吃啥?”
  对桌那女人白他们一眼,她刚好吃完,端了盘子走了。
  副驾驶推他:“吃啥?酱油拌白饭。草,医院食堂这么差,还不兴拿美女就饭啊。”
  “是啊,我亲爱的肉丝同志,我众里寻她千百度,发现她在别人饭盆里。”
  花长纶三两口扒完盘里的饭,剩了一堆萝卜干子,用手背抹了下嘴,就靠在副驾驶身上,“我累死了,肩膀借用一下。”
  “又被人当牲口了?”
  “就是阿。咱医院不是一直都这么说嘛,把女人当男人用,把男人当牲口用。泌尿外的医生都累得整天尿血。”
  “哎你别在这睡啊!我可计时收费阿。”
  “打表都成。”
  “你还真当我出租车呢,想上就上。”
  缓了阵乏,二人摇晃着站起。副驾驶又问:“今晚中日韩整形大会开幕,别忘了。”
  “哪能呢!!正赶着这机会见点荤腥。”花长纶神色一凛,“糟糕,我下午还有一台手术,如果哥们不幸去晚了,没能一睹龙虾芳容,没能摸摸螃蟹小手,没能亲亲万恶的美利坚进口资本主义牛肉之芳泽,你可千万给我留一口。光荣的任务交给你了,你可不能辜负党的寄托。”
  
  看了一下午令人倒尽胃口的畸形阴茎,终于整的差不多像点样子,花长纶穿着软趴趴的绿手术袍,步伐都软趴趴的,走进手术室浴室。他边冲澡边暗想:也该着这人倒霉,出车祸伤到那里,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好歹换身能见人的衣裳,花长纶拢拢头发,摆个自认为酷毙的pose,出门,上摩托,朝天伦饭店驶去。
  那饭店五颗星的照得花长纶晃眼,他暗骂:都说医生腐败,你可也让我们这些大学都上了十年的小大夫腐败一把。跑到会议上骗吃骗喝,我们医生干的容易吗?
  他赶来的正是时候,三国专家跩着五六不着调的东亚腔英语,刚刚把开幕词致完。副驾驶招呼花长纶过去。二人双手举着刀叉,眼里冒的欲火都能把准备自助餐的服务员烧着了。 

PART.2
  后面小卖部中冒出来一个人,大吼:“臭小子,给我站住!刮我车?!!”
  
  花长纶一路风驰电掣。副驾驶牢牢把住车斗栏杆,陪练更是全身重量都压在花身上,箍紧了他的腰,掐的他顺不上气来。副驾声音颤抖:“我说老花,你这算不算肇事逃逸?该判几年?”
  “屁。这点小事算得上肇?咱正常驾驶就这速度,说不上逃。”
  ……
  “哎呀,人家追上来了。”
  “看我甩了他。我这车大32匹,马力强劲。排量比夏利都大。”
  “人家那车可不是夏利。我的妈呀,人家那是法拉利。”
  “我管它八拉犁(法拉利),还是九拉犁,兄弟逃命要紧。”
  “完了,逮住要被狠狠讹一顿拉。”
  
  后面那八拉犁的白车一路狂追,较量一番之后,还是略胜一筹。不是诋毁人家世界一流的跑车,实在是北京城的交通状况就这么堵心。
  那人稳稳的把车开到花长纶前头,密密实实的堵住他们的去路。“嘎”的一停车,那人手上勾着钥匙,跳下车来。
  花长纶也急忙停车,再想倒,已经来不及。定睛一看走来那人,“草,冤家路窄!”
  那人竟也记性好,笑得奸佞:“又见面啦?”
  花长纶跳下车,挑衅的与他对视。俩帅男人面对面站在一起,还满脸激动,立刻吸引了大批目光。此人正是昨天被花长纶斧钺钩叉一通砸脚上的那个“女人脸”。花与之对视了没一会,自觉理亏,气势就输了下来,心里却骂:“不过比我高那么两三公分,下巴摆那么高干吗?”
  后面就有车滴滴的摁喇叭。那人又笑:“咱们到旁边解决?”
  几人把车开到路边,花长纶问:“公了还是私了?”
  “你能公了吗?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都拿出来。”
  花长纶裤兜里掏半天,从钱包中抽出身份证,瘪着嘴递给他。
  “花……长(chang)纶(guan)……”那人辨认着念。
  “同志你真有文化,我这名一般人不能念对。”花狗腿的笑。
  “少来。”那人美眸一瞪,“这是什么?汽车驾照C本?不能开侧斗三轮吧,你考增驾了吗?”
  “这不还没得空吗。”
  “行驶证呢?”
  “骑个摩托谁带这个?你又不是警察。”
  “让我叫警察,行啊。”
  “别别,有话好商量。”
  “我这车你可认得?”
  “认得。咋啦?”
  “原装的喷漆、镀膜、烤瓷。你就这么给我刮了?国产漆根本不行,我得喷进口的,还得进行汽车整形才能把这刮痕抹平。你无照驾驶又肇事逃逸,估计罪责不轻。不过呢,看小兄弟你没多少钱,我也不乱开价,给四千得了。”
  “四千?!!你怎么不抢呢?!”
  “想不赔钱也行。”那人眼珠一转,“谁说的‘给四千管他叫爹’的?你乖乖叫一声,我就把这钱抹了。”
  “cao你妈!”花长纶像个炸了毛的猫,“你叫警察来得了,大不了我蹲几天局子,管吃管喝,免住宿费。”
  那人掏出手机,就要拨。副驾驶一把摁住,“兄弟,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哥们行不行?以后保不齐哪里有用得上小的的地方。”
  “你别劝,还来劲了?!告诉你,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小倌,你别添油加醋了。”副驾继续狗腿,“便宜点,私了得拉。”
  “算了,我认倒霉吧,五折。算是交个朋友。”
  “门都没有,超过十块钱,我就不修了。”
  “那就没办法啦。”那人一脸惋惜。
  “不如这样,我帮你做台整形手术,抵了。”花长纶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那人笑着靠近,眨眨眼,大瞳仁闪闪发亮:“你看我这眼睛,需要割双眼皮吗?”指指秀挺的鼻子,“需要隆吗?”再滑过线条优美的唇,“需要纹吗?”停在下巴上,“需要削,需要垫吗?”
  直觉告诉花长纶这真是件艺术品,不禁一阵心神荡漾。意识到自己想远了,他赶紧神色一凛,装出一幅不屑状,开始鸡蛋里头挑骨头,“眶额脂肪去一去,做个深陷的欧式眼;鼻唇沟填填平,让你年轻几岁;刻俩酒窝,补偿你那棺材脸,让你笑意盎然。”
  眼瞧着那人脸色就沉下来了:“少废话,身份证、驾驶证我扣下了,带着钱来赎吧。”
  “凭什么?还来。”伸手就抢。二人拳来掌往几个回合,证件牢牢掌握在人家手中。花长纶暗道:自觉好歹也是跆拳道黑带,竟没沾到多少便宜,这人师出何门?
  花长纶一看硬来不行,只能签订丧权辱国的和约:“给你修也行。不过不能由着你胡来,你乱开发票讹我一把怎么行。咱们一起去,省得你糊弄我。”
  那人扬起下巴,“就这么点钱。我值当的?”
  随后,那人就开着法拉利,跟着花长纶的三轮驶进B大附属医院。把副驾、陪练卸下来,花长纶一幅壮士断腕的神态,被二人挥着手绢送上了人家的车。

PART.3
  二人又回到八拉犁上,那人说:“该干正事了阿。”二人眼中又是一阵电火花噼噼啪啪。然后那人猛踩油门,轮胎擦地声中法拉利飞速窜起。花长纶怒火还在酝酿,就被惯性突然摔到座椅上,只能暗地咬牙。
  那车很快就上了四环,拐上五环,在高速路上风驰电掣,这车的高级性能显示出来,速度飚到200,车身依旧平稳。没一会,复又下了五环,周围一片静谧,显然高档别墅区。那人开到一家高档会所门外,稳稳停了车。
  看花长纶讶异,那人解释:“我平时来这里修车。”花长纶一看这里都不叫“修车铺”,叫“俱乐部”,说道:“一群车坏了的倒霉蛋,聚在一起乐和什么啊?”
  再看那装潢,跟xx王朝洗浴中心一样,挑空大厅、真皮沙发。
  再看那价格公告牌,花长纶差点昏倒,拽起那人就走,嘴里念叨:“疯子才来这里修车。TMD比人做手术都贵。”
  出了“俱乐部”,俩人继续转悠,寻找修车的地方。路过一家4A级汽车连锁店,花长纶摇头。
  路过一家汽车专修店,小花的头还是摆。
  最后终于来到汽配城的一家门面店,这里后面提货,前面修车,换件只付人工费,算是北京城修车最合适的地方了,小花的脑袋还和拨浪鼓一样。
  “你到底想怎样?”那人狠狠瞪他。
  “我认识一家店,价格公道,技术又好,介绍给你啊。”
  那人也知道花长纶没安好心,不过他想看看这家伙还能出什么乱子,就好整以暇的跟着他走。
  花长纶指挥着他开车,一会就见这路越走越黑,越走越窄,越走越坑坑洼洼,就到了城乡结合部,最后终于停在一个大杂院前,院里横着几辆昌河、松花江一类的微面(微型面包车),车况最好的就是前盖大敞的夏利两厢。
  听到花长纶吆喝,黑洞洞的棚子里钻出来一个人,一身黑乎乎的油污,搓着脏乎乎的大手,问修什么车,出了什么毛病。
  那人一把揪住花长纶:“你把我带到这种报废车回收站来干什么?”
  那修理工一看门口一辆银白色的法拉利,嘴都差点合不上,抖着声音问:“你们干什么?”
  花长纶挣脱开,跑上去笑道:“帮我鉴定一下,这车刮蹭一下,补补划痕要多少钱。”
  那人颤抖着靠近,看那车的眼神就跟叶公看真龙,贫农看玉玺、老秀才看那状元榜一样。看来看去,手都不敢摸。花长纶架住他,让他别散架,低声问道,“你觉得得花多少钱?”
  修理工咽口唾沫:“找平、烤漆、镀膜,总共加起来估计得八百。”看花长纶瞪眼,那人忙补充,“进口漆,国产的配不上色。”
  花长纶得意的笑,回头对那人说:“专家鉴定了阿,700块钱就能修好你这车。”那修理工就要挣扎,被花长纶暴力制服。
  车主再也撑不住,扑哧就笑了,越笑越厉害,最后扶着车一劲抖,直不起腰。
  花长纶开始还骂他抽风,最后让那人笑得都莫名其妙起来。
  那人笑了一会,直起身,说道:“也罢,700就700。不过我可不在这里修,你给我写个字据吧,回头钱给我,我就把证件还给你。”
  花长纶都没想到他这么爽快,突然兴味索然,自己捉弄了人家半天,人家根本不当回事,自己做的确实过分了些。瘪瘪嘴,跟着他回到那高级车上,接过人家递来的笔,恨恨的拿笔戳那便签纸。
  这本便签十分精美,香水味若有若无,手中的派克笔也非常精致,K金笔尖,笔身游龙戏凤。
  花长纶龙飞凤舞,写下一行字:今日花长纶欠________汽车修理费人民币柒佰元整,一个月内还清。签名,日期。
  “空格你自己填。”
  那人接过笔纸,签下自己大名,那字刚劲工整,神采飞扬,一气呵成,就和经常签名的公司老总、国企主任一般:皇夏树。
  花长纶一看,心下疑惑,姓皇?还真少见。他贼笑:“小黄~~~~~~~~~~~”
  那人也笑得暧昧:“小花~~~~~~~~~~”
  两人都觉得像呼唤自家宠物狗一样,立刻正色,异口同声:“滚!!!!!”
  
  随后,二人交换手机号码,皇夏树就把花长纶送回到B大附属医院。
  看到花长纶从一台高级车上下来,有护士打趣他:“花医生傍上富婆拉?”
  “哼~~~~~~~~~~~~本公子魅力无限。”
PR
【2008年05月31日18:14 】 | [落花盈袖]現代文推薦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前ページ | ホーム | 次ページ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