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8年06月22日10:25 】 |
阿堵《紅塵有幸識丹青》

個性上完全可以算作強強文,不過外型上MS是美美……汗,不過我正好好這口。


  這篇文極其難得的是,文章很長,卻沒有什么明顯的虐心虐身一類,又很耐讀,不會讓人覺得無趣。(我是花了一下午欲罷不能地直接讀完了。)還有一點就是,作者很會調節氣氛,悲傷時總會來幾點笑料讓人忍俊不禁,節奏把握也很好,很牽動人心但不揪心。文中也有不少讓人會心一笑的地方。而且除了一筆帶過的人以外,基本上每個人都很可愛……不是白,而是讓人覺得真實善良的可愛。所以這篇文很有童話的感覺。(不過我這么一敘述怎么這么囧呢……再次聲明這是篇很有深度知識性很強滴文!)
  兩個人的感情很……無語,先是一人為作畫的感覺,一人想反正之後要殺人滅口不如現在享受溫柔鄉,虛情對假意;然後一人避走“府上事全部交由某某決斷”,另一人接到“看朱成碧(洪成壁,丹青原名,后改朱成碧,佚名丹青),碧桃(必逃)”消息時就想好退路,前一人一走他隨后迅速施施然逃竄了;然後一人松了口氣,另一個人繼續逍遙;然後一人登基,玉璽被砸又找到另一人做偽,另一人得知自己做的畫害了先皇,斷指明智……
  丹青很讓人心疼,開始時狠心的都是承安——或者說兩個人都狠心了,只是丹青會哭著問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是我,承安卻只是不認動手,交予他人。初次為承安作畫時完全入境,鳴山四季圖畫到最后竟是心力交瘁,點點紅梅竟如原畫,真真的嘔心瀝血而出。第二次為承安是刻玉璽,又一次嘔心瀝血,耗神過巨,昏迷數日全靠一口氣撐過來。不過兩人的感情也真是感人至情。

阿堵《紅塵有幸識丹青》

〔文案〕

  丹青和承安
  一個是臨仿偽造古畫的不世奇才
  一個是處心積慮謀朝篡位的王爺
  一個是偽造的大師,以假亂真
  一個是表演的高手,假戲真做
  在命運之手的撥弄下,何去何從?


〔片斷〕

PART.1
  承安覺得心上被穿透了無數個孔,冷風挾著苦水鑽進去,打一個旋兒,又從另一個孔鑽出來,把力量和生機一點點帶走。幾個回合之後,“嘩啦”一聲,千瘡百孔的心變成一堆碎片。
  原來,為了消除城牆上的一道縫,自己竟然拆了整座城市。
  那樣造化鐘神秀的人啊。
  如果十年前——哪怕五年前呢,知道有這樣一個人在命運的前方等待著自己,我還會不會……也許及早詐死埋名,跳出紅塵,也許練就一身絕世武功,逍遙方外。憑自己的能力,又怎麼會做不到?可是那樣的話,還有沒有可能相遇?
  為什麼?偏要在這個時候……
  刀已出鞘,箭已在弦。
  只得逢佛殺佛,逢祖殺祖。
  如果……
  生平第一次,承安恨透了命運。
  好。他終於死了。
  再也不必為難,再也不必猶豫。今生今世,只承受痛苦孤獨即可。


PART.2
  “我先陪陪師傅,過些日子,還是要回京的。你師兄的脾氣,你還不知道?不聲不響,比驢子還倔,只好我遷就他,他在哪,我就上哪囉。”
  “哈哈——咳!咳!”丹青大笑,卻震得胸口直痛,一邊喘氣一邊揉,整張臉皺做一團,還不忘揶揄海西棠,“你等著……等我告……告訴師兄,你說他……驢子……”一句話說完,眼前金星亂冒,冷汗都下來了。
  海西棠握住他的手,默運內息,替他疏導氣血脈絡。
  “丹青,你能不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醫者醫心,海西棠一搭脈,就察覺丹青氣血虛損,鬱結於內。雖然強作開懷,卻始終難解心事。
  之前對著舒至純,丹青有很多話都無法說出口。他不忍說,他怎能向深愛自己的師兄訴說和另外一個人的糾纏?他不敢說,逃亡路上生死懸於一線,他怕他關心則亂。最要命的是,他不知道該怎麼說,為什麼看在眼裏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落到心上卻兜兜轉轉絆絆牽牽……
  此刻對著海西棠,忽然就有了訴說的欲望。也許因為更年長些,也許因為關係恰到好處,避開那些師門禁忌,略去技術方面的細節,只把那緣分的起落娓娓道來……
  “……總的來說,事情就是這樣:他要殺我,我勾引了他。他上了鉤,還是要殺我。我趁他意亂情迷之際偽造了手諭和腰牌,然後逃了。”
  一番話聽得海西棠心驚肉跳,雙方都是好膽色,好手段,只是……如何收場?
  “你覺得……他會放過你麼?”
  “聽藍爺爺說,先前似乎還有些動靜,這兩個月卻銷聲匿跡了。”丹青靠在車壁上,面上看不出悲喜,“不放過,又能怎樣?他是高高在上身份貴重的王爺,我不過是個江湖藝人,哪里談得上放過不放過?誰耐煩洩漏他那點破秘密啊?他不肯放過,是自尋煩惱。既然沒有追兵,那就應當想開了。”
  “你……恨他麼?”
  丹青笑了:“說起來,他地位比我高,長得比我帥,有才兼有貌,多情又多金,我實在不吃虧。他雖然想殺我卻也沒殺成,算是扯平了,沒什麼可恨的。”
  “那麼……丹青,告訴我……你為什麼這樣難過?”
  “我哪有……”淚水卻毫無徵兆的奪眶而出,“我只是覺得……我怎麼就這麼倒楣呢?……”
  海西棠一時無措,不知如何安慰面前這為情所傷的孩子。


PART.3
  自從天氣轉涼,照影早著人把弘信宮裏丹青喜歡出沒的地方全部鋪上雙層羊毛氊子,然後再加一層軟軟的絲毯。當時丹青趴在地上,支著腦袋,一臉似笑非笑。照影心想:拜託你不要這個表情對著我哎,某人知道了會吃醋滴——別說,還真勾人……打住!打住!
  只好找話說:“公子笑什麼呢?”
  “舒服啊。”
  頓一頓,“奢侈啊。”
  眯起眼睛,“真舒服啊。”
  又睜開眼睛看看,搖頭,“太奢侈了。”
  照影大樂。好半天才止住笑意,道:“皇后成了太后,搬到永樂宮和皇太弟一起住去了,這些東西是從她原來住的如意宮拿來現成的。”
  “和從哪兒來的沒有關係……”丹青翻身仰面躺著,把胳膊枕在腦後,“不過是感歎一下……以後不在這兒住了,光是這些地毯,就叫人思念不已啊——”
  照影愣住。這話什麼意思?
  “公子說,以後怎的?”
  “我要走了。”
  照影在心裏琢磨半天,問:“為什麼?”
  “他知道的……”語聲漸漸模糊,再看時,已經睡著了。
  照影替他蓋上薄被,又發了一會兒呆。
  原來他比我們這幫人都要絕,都要狠哪。陛下這輩子,算是完了。笑一笑,管他呢,這樣的人,只是有緣相識就已經三生有幸了。一般人哪有資格跟他唱對手戲,在旁邊看看飽眼福就好。
  此刻,丹青就躺在他認為奢侈得人神共憤的地毯上,睡得人神忌妒。承安正要伸手去抱他起來,就見兩扇長睫微微顫動,漏出點點星光。再過片刻,雲破月出,清輝流瀉,光搖影動,天地失色。
  “丹青……別在這兒睡了,著涼。”
  “嗯。你拉我起來。”
  “去床上躺著?”
  “睡夠了——我有東西給你,喏。”說著指指書案上。
  “照大哥收拾東西,被我看見了,管他要來的。正好給你刻一方私章。”
  承安這才看見那方青玉印石。伸手拿過來:白文,無邊,四個字。
  曰:“納福承安”。

PR
【2008年03月20日01:48 】 | [落花盈袖]古代文推薦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前ページ | ホーム | 次ページ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