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8年09月27日00:11 】 |
墨式辰《诗庄词媚》
宫争文。
 
  小皇帝唐适(受)和他的男宠宋辞(攻)的故事。
  宋辞是摄政王(反派)从XX山庄借来的外援,但是摄政王认为宋辞一付弱不禁风的样子,没啥用处,就丢去王宫了。于是宋辞被送到幼年被立的傀儡小皇帝唐适身边。
  「只要是你,我就不会怀疑的。」「那么好,不论发生什么,请记得我在你身边。」
  宋辞是个很惊才绝艳的人,文武双全,教出来一个很是懂得韬光养略、装庸君的小皇帝唐适。小皇帝长大,和摄政王终于开始明争,小皇帝失利被俘。宋辞阵前叛回摄政王阵营,对小皇帝不闻不问。摄政王准备杀了小皇帝立他弟弟,但是一直找不到他弟弟藏在哪里。
  小皇帝一个亲信来看他,说皇上我将送你鲲鹏之翼,然後拿出一个蜡封的消息。摄政王此时带人围过来,要他交出消息,亲信吞了蜡丸,被杀。摄政王于是信了这条消息,撤了一半人马去XX地追小皇帝的弟弟。
  宋辞在酒宴被人TX,回去之後杀了摄政王手下的一个将军。然後偷了兵符,被下了毒药。摄政王说三个时辰前,我派了五个人去轮小皇帝,你现在去也许还能给他收尸……好在小皇帝被那五个人放了,宋辞找到他,在树林里把他激烈的XXOO之後,挂了=_=+
  恩,不过出书版里又活了,两人幸福的HE鸟。
  这里我超萌小皇帝叫宋辞,宋公子宋公子。啊,我想我好萌小受叫小攻,先生、师父、爹爹(喂)、X公子这样的文T T啊啊啊萌到打滚~
墨式辰《诗庄词媚》


「文案」

  「唐适啊唐适,你日日和我朝夕相对,也不怕我谋反么?」男宠宋辞对着小皇帝调笑道。
  「只要是你,我就不会怀疑的。」小皇帝毫不犹豫的回答。
  听到小皇帝的回答,宋辞噗哧笑出来。
  「那么好,不论发生什么,请记得我在你身边。」
  「……哦。你本来就是朕的男宠。」
  每一个王朝的诞生,都必须凌驾于鲜血之上。
  捍卫一个王朝,所要付出的,则不仅仅是鲜血那么简单——
  万军之间,小皇帝赤红着一双眼。
  「宋公子你听好了,天狼王姓沈,如果你真的死了,朕就算拼尽全力,也要杀尽天下姓沈之人!」
  桃花王朝中,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天狼王将取代正统
  又有谁知道,那个在天狼王威势之下看似懦弱平庸的小皇帝。
  为了捍卫这个王朝,付出了多少血泪?


「片断」

  彼此目光一撞,倏忽间的酸涩袭上宋辞的心。
  --误解?原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已经那么遥远了么?
  唐适踏前一步,伸出自己的手,握住宋辞的手。那指尖的温度,像山间清澈的溪水,顺着血液一直流进心头,融化了宋辞坚硬的心。
  宋辞微微闭了双眼,然后缓缓地、把自己的手从他的手中抽了出来:「既然你没什么事,我也该告辞了。」
  望着空无一物的手,唐适喉咙里一阵哽咽:「……嗯,好,你慢走。」
  坚定的转身,坚定的离开。林间有风,吹透单衣。天上的月很大,很亮,也很冷。
  冷月如霜。
  心口在疼,可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独行中,身后忽然传来一连串奔跑的脚步声,腰被人从后面紧紧的抱住。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头也不回的离开!?」
  他在问。
  宋辞挺了挺身体,艰难地开口:「你不是说永远不要再见我么?」
  身体被翻过来,衣襟被牢牢搂住,那人的眼里带着恨意:「我若说了,你就可以不看我,不想我么!?」
  稍稍沉默了一下,然后摇头:「不能……」
  小皇帝抓着他的手按在胸口:「你听好。唐适信你敬你,若要唐适忘了你,除非你把他的心剜出来!」
  手掌下,那颗少年心在怦然跳动。
  带着伤,带着痛,只为他一人跳动。
  「宋公子,你真的舍得让唐适为你伤心么?」
  宋辞低了头,张开手臂,把他狠狠地揉进怀里。
  于是嘴唇被咬住。
  很快反客为主,把那个自己养出来的孩子按在树上。
  再不要说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了,再不要去想那些虚无缥渺的未来,他是我的,是我养出来的,他带给我光明,只需要嘴唇的温度就可以让我发抖。
  所以,不舍得、不可以、不应该让他承受分离的痛苦。
  衣服被扯下来,露出光滑的肩头,光裸的背上覆着两片肩胛骨,是凤蝶无法飞翔的翅膀。
  双手的锁链咔咔做响,宋辞焦躁的皱着眉,指尖滑去,那连石头都砸不开锁链顷刻断成两截。唐适还来不及惊诧,下摆就被掀开,一根炙热的铁重重的刺穿身体。
  先是不安地试探,再是疯狂地侵略。身内的冲撞渐渐强烈,唇角焦急的亲吻,一波一波把人淹没在黑暗的沼泽里,他如水草般的头发在情欲中蔓延,唐适茫然无措,只能死死攀住。
  对,是的。
  只有这种近乎灭顶的感觉才是他。
  粗糙的树皮蹭在半裸的胸口,肉体的高潮之后,剩下来是无以复加的心痛。
  唐适半靠在树上,整个人已经软掉了,宋辞滚烫的身体贴在他的胸口,嘴唇狠狠地咬住他的耳朵,声音怨毒。
  「有时候,真希望自己是个女人。
  「这样,我就能生下一个你的孩子。
  「就算有一天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那个孩子也能陪着你,哄你开心,让你一辈子都不会寂寞。」
  他这样说着,有些黏稠的液体从嘴角里冒出来,伸手去抹,是红色的。
  好毒好毒的毒药。
  喷在耳畔的呼吸又软又糯,唐适缓缓地抱住他,轻声呢喃:「宋公子,不要再离开朕了,不要去朕看不到的地方。」
  宋辞微微一笑,闭了闭眼,双腿酸软,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唐适的肩头。
  「……嗯,好。」
  「宋公子,如果你想要小孩子,我们就找几个可爱的孩子回来养,好不好?」
  「……好的,好的,只要你喜欢。」
  「所以,宋公子你能不能不要死?」
  傻小孩儿的声音里已带了哭腔。
  身体被平平的放在地上,银色的月光覆盖住四肢躯干,纯洁,干净,像一层薄薄的冰霜。那人伏下腰,奋力的抹着自己脸上的鲜血。
  宋辞想要笑,却笑不出来,只能微微抬起手,帮他擦掉眼角的泪。
  「……抱歉,唯独这一条,我没有办法答应你……」
  傻小孩儿,你的宋公子也曾天真的盼望过,盼望能够和你幸福的活在一起,但是现在,他只盼你能活下去。
  还有,一直忘记对你说了,他爱你。
  失而复得,得而复失,片刻之间,咫尺天涯。
  唐适像溺水的人一样,只能茫然的抱住他的身体。
  「宋公子,你等着,你等着……
  「宋公子,你等着,朕去帮你请太医。」
  艰难地拖着毫无反应的躯壳,唐适在林间脚步蹒跚的走着。明晃晃的月光,如同白昼,刺的人眼火辣辣的疼。
  是谁说,人这一辈子注定心酸心苦?
  如今,尝到了。
  是谁用亲吻来激励自己批阅每一份枯燥的奏折?
  那嘴唇的温度还不曾退去。
  又是为了谁,在手腕上留下不能消失的伤痕?
  很久很久以前,桃花铺天盖地的盛放,如火如荼。
  桃花树下,小小的少年眼睛晶亮亮,架一具长梯,和宋公子一起坐在太初殿的房顶上晒太阳,你一颗我一颗分一串蒲桃。小小的蒲桃珠儿,玛瑙般晶莹剔透,拿起一颗,透过阳光看着对面那人。
  坐在对面的宋公子说: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要怎么办?
  小皇帝想了想,口气轻松:你死了我就去殉情。
  这大好河山也都可以放弃?
  河山虽然是朕的河山,但朕却是宋公子的唐适。
  毫无反应的身体从怀里滑落,唐适跪倒在地,发出野兽般受伤的嚎叫,咸涩的泪水顺着眼角落下。
  是了,母后的宴会散去,有一人捡起那串佛珠,郑重其事的套在自己手腕上。
  只有他。
  如今这个人死了,为什么你还活着?
  为什么!
  唐适摸到之前掉落在地的匕首,闭上眼睛,向自己脖子抹去。
  此生此世,你永远不能抛下我,永远不能。
PR
【2008年07月28日16:36 】 | [落花盈袖]古代文推薦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前ページ | ホーム | 次ページ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