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8年06月22日10:25 】 |
送給媽媽的遲來了半個多月的生日賀文

當邪魅大魔頭女王攻遇到病弱冷情獨臂大叔受


說起女王,自然是自大妄為,性格易怒無常。此男豬應該少年武功便成就百年來無人成就之境界,又因個性肆意妄為,不滿世俗約束,所以跑到西域(/蜀地/北地……總之是個人煙稀少地域廣闊,且能莫名其妙招到一群志同道合的邪道小弟的地方)創立魔教去鳥。

說到這裏,要插一句,mama比較萌美攻(呃,其實是我比較萌=_,=),所以此魔頭應該長得“此人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見”——不,應該是“此人哪都不該有,天上也是不曾見。”美得不是人人都看了就移不開眼,而是看了一眼就移開,不敢再看的豔光過分逼人看多了會眼睛爆掉那種。

而本文男豬腳大魔頭身為女王攻,又成了魔教教主,又長得如此XX,自然是侍妾男寵無數,對“用”過的都棄若弊屣——或是任其自生自滅,或是隨意送給手下泄欲。

所以侍妾男寵們即使知道命運,但是太萌大魔頭鳥,於是前仆後繼無窮盡,讓大魔頭更加對仰慕他的、沒見過他但是聽說過他所以仰慕他、沒見過他也沒聽說過他所以不仰慕他但是因為總會見到所以總會仰慕他的男男女女極其的視若草芥鳥。
(蝦米?你說這是大雷萬人迷攻?呃……其實這只是大魔頭的女王本性之一——過分的自信而已^-^)

咳,居然正文寫了五百字眾望所歸的大叔受還沒出現,我們來讓時間如SUO一下。

話說時間如SUO了一下之後,大魔頭已經成了大魔頭五年鳥,於是魔教壯大鳥,於是正道眾人覺得被威脅到鳥,於是白道眾人就俗不可耐的的聯合起來準備去掛掉魔教鳥。

而大魔頭做為大魔頭,當然有很多夾在白道裏的無間,他提前知道鳥風聲。探討之下,護法甲提議要把白道的前武林盟主虜來,得到了魔教眾的集體贊成。

相信大家都在猜測,這個前武林盟主就是病弱冷情獨臂大叔受,但是劇情還沒到論攻受定終身的地方,請心照不宣的稱呼他——某大叔。

此大叔是上一屆的武林盟主,上臺沒幾年就在一次救人時上臂中劍,而劍上抹有劇毒,所以斷臂嘹,可惜雖然及時斷臂,還是有少量毒素滲入身體,身體變得不適合經常動武所以退隱了。也因此此大叔雖然退隱數年,現在也還只是大叔而不是大伯更不是爺爺,還有本錢來讓我們DM一下。

護法甲的本意是先虜來,免得大叔主動(or被請)去幫忙,現在那個德高望重型盟主可沒有這個以前的美大叔型前盟主有用。

而大魔頭邪魅一笑,認為虜來了可以威脅所謂的正道人士,歪瑞固的。魔教眾高呼教主英明,於是大魔頭帶領數人組成虜人特別行動小分隊殺到了大叔隱居的某四季如春山谷/某終年積雪高峰(當然如果有人有特殊癖好的,也可以以為是別的地方,比如喜歡熊貓的可以認為大叔隱居在某竹林,喜歡看光頭的也可以以為大叔隱居在一個XX廟,等等)。
(淚,正文一千字之後大叔受終於要正式出場鳥!)

話說此大叔已經退出武林,其實根本沒有再入紛爭的意思的。他現在身體不太好,練武也很吃力鳥,就是偶爾練練內功。現在最大的愛好是寄情山水舞文弄墨,所以身邊是沒有武器的。

因此小分隊沖進來的時候,大叔空手和小分隊打起來鳥。

在此插一句,因為mama萌制服,而我實在想不出魔教教主和退役武林盟主能穿什麼制服,所以讓這裏的小分隊人人都穿上了夜行衣帶上了蒙面布——雖然是白天。
(這也算制服,對吧=v=?)

大叔白衣白裘,寬袖長衫,打起來就見白光飛舞,寬袖裘披飛揚,單手接招卻是從容不迫,氣質如芝蘭,如謫仙,在眾黑衣人裏十分突出,仿若神人。

大魔頭遠遠觀望,萌鳥。
(到此其實已經完成遇到劇情……但是不想被揍,還是繼續。)

於是親自出手,將武功只有數年前五成的大叔擒鳥回去。

因為mama比較喜歡S攻,所以大魔頭(還有人記得大魔頭還是女王攻麼……)應該把大叔虜回去就奸了又奸,奸了還奸,而冷情大叔受自然是即使被J時也是一臉平靜,淡漠的仿佛被壓在下面的人不是自己。於是大魔頭被激發了S攻的本性,開始虐大叔。可惜不知道大叔喜歡什麼在意什麼無法虐心,就開始了HLL的虐身之旅……

咳,關於如何虐請大家自行想像,如果想像不能請隨便擺渡一個標題帶虐身的文點開看去。請,自由的……
(河蟹期間,雖然找文不便,也請見諒^_^)

竟然已經快兩千鳥還沒結束,所以時間再如SUO一下……

話說時間又如SUO了一下之後,此時,魔教被白道眾……圍鳥?

不,魔教正在被白道眾……尋找中。

想想看,魔教哪里是那麼好找的,而且我們的大魔頭女王攻殿下是如此的英明神武,追隨他的人都是心甘情願忠心耿耿咩,無間到了白道應用時本來就比較畏縮,自然不管用。

我們把視角調小一點,再小一點,繼續觀察我們的兩位豬腳。

此時,大叔受已經被J了又J,虐了還虐,卻依舊平靜淡漠,表情未曾變過。

大魔頭開始變暴躁了,開始不瞭解自己的內心了。——別看我,他自己都不瞭解的東西我怎麼可能掰得出來呢。

而大魔頭的後宮們發現大魔頭這一個月就呆在那個新帶回來的“新寵”屋裏,小心肝開始嫉妒鳥。稱大魔頭不在集體去了大叔那想來個下馬威。

一進去看到大叔是被鎖著的,正好無還手之力,且身有被虐痕跡,頓悟,集體開始虐大叔。

正虐著,大魔頭回來鳥。他看著大叔身上的不是他造成的傷痕的傷痕心裏又亂鳥,然後也頓悟鳥——我愛的人只有我可以虐~你們竟然敢虐我愛的人~都去死~吧~~~

血腥場面直接馬賽克過去,只見大魔頭深情的解開大叔的鎖鏈,親自為他療傷,發誓以後再也不會讓別人傷害到他。(潛臺詞:我的人只有我能虐=_=|||)

於是,非常完美的HE鳥。


嗯?誰有異議?大魔頭都和喜歡的人在一起了咩,還不是HE麼?
唔,忽然發現mama還控手指,但是不知道mama控長纖長的還是粗短的,小的還是大的咩。
就讓女王攻有纖長微繭的手指,大叔受有……無論粗短還是小小的好像都很惡寒啊,還是讓特別小分隊裏個子最小的那個隊員甲有小小的,白嫩的,可愛的,手,好了……囧。
最後,mama,生日快樂。還有,我愛你~

PR
【2007年07月17日22:17 】 | [月夜花朝]惡搞@原創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前ページ | ホーム | 次ページ

忍者ブログ [PR]